重拾遏制高耗能产品出口利器为哪般

2019-10-12 23:18:29 来源: 乌海信息港

7月19日,国务院总理、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及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及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审议并原则同意“十二五”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以及节能目标分解方案、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计划,研究部署相关工作。其中明确提出,要调整进出口关税,遏制高耗能、高排放产品出口。对此,人们感觉并不陌生,因为几年前,这也是遏制“两高一资”的系列“组合拳”中的一种。

仔细观察,我们可以发现其中的用词有微妙的变化,原“两高一资”中的高耗能、高污染和资源性产品,被换成了高耗能、高排放。缘何如此,个中意味局外人自然难以猜测,估计同节能减排、应对国际气候变化谈判有关。当然,也可能是高污染的内容,能够被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计划所涵盖,故不需单列了。

“大棒”、“胡萝卜”并举

回顾历次宏观调控的历史,可以粗略看出,遏制高耗能、高排放产业过快发展,主要是从两个渠道入手,一个渠道可以称之为“遏制”,就是控制能耗、排放的总量扩张,强制淘汰落后产能,推进资源整合和产业重组、签订责任书等措施,是“遏制”比较典型的做法,其思路是产量下降了,消耗和排放自然会下降。环保总局当年还针对一些地区污染排放居高不下,实施了一定期限内的“区域限批”,即该地区其他项目也连带不予审批,督促地方负起节能减排的责任;人民银行、银监会等还联手推出“绿色信贷”,对不符合产业政策和环境违法的企业和项目进行信贷控制,以绿色信贷机制遏制高耗能高污染产业的盲目扩张。这两种举措,也可以大体划入总量控制的范畴。

另一个渠道,可以称之为“相对遏制”,就是通过建立健全激励和约束机制,主要运用经济手段,促进企业主动采用新技术、新工艺,促进集约节约,降低单位产量的能源消耗和排放水平,推进重大工程改造,推广节能产品惠民工程,实行能效对标和标识制度,还有一些财政补贴、支持制度,都可以笼统划入这一类。照这个思路,可能产量没减少,但能耗、排放降低了。

至于用进出口关税来调控“两高一资”产品,应该说,总量控制的色彩更重一些,当然,在密密麻麻的进出口税则号码中,可能也对不同能效的同类产品实行了差别化的进出口税收政策,倘如此,则也稍稍具备了“相对遏制”的功能。

传递出两个信号

用调整进出口关税的办法来遏制高耗能、高排放产业过快增长,一般而言,是排在淘汰落后、禁止享有优惠电价等众多措施之后的,因为出口涉及面广、关系复杂,可能带来一些国际影响。从这个角度看,既然本次国务院提出了明确要求,可以看出两方面的信号:

其一,两高行业确实增长过快,超出容忍,需要加把劲、紧把口。此点论述甚多。

其二,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不用担心个别行业出口下降带来的增长压力,政策重点是转方式、调结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两高产品出口问题始终不是单独的,从来都是同国内经济运行形势紧密相关的,是经济运行的一个“晴雨表”、“风向标”。回头看看就可以发现,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我国政府曾大幅降低或取消“两高一资”产品的出口退税,以控制高能耗、高污染和资源性产品出口,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到了2008年下半年,随着金融危机的影响不断深入,我国出口情况迅速恶化,政策动作是恢复甚至提高了部分产品的出口退税率,避免带来增速的急剧下滑;现在,随着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取得成果并进一步巩固,增长逐步回归到正常轨道,转方式的任务跃居前列,对“硬着陆”的担忧退后,这样,通过调整进出口税来抑制两高行业,就成为必然之选。

力度将持续加大

事实上,去年6月,财政部、税务总局已经下发了《关于取消部分商品出口退税的通知》,决定从2010年7月15日起取消406个税号的出口退税,具体包括“部分钢材;部分有色金属加工建材;银粉;酒精、玉米淀粉;部分农药、医药、化工产品;部分塑料及制品、橡胶及制品、玻璃及制品”。据专家分析,从两部门列出的取消出口退税商品清单中可以看出,此次调控主要针对部分高污染、高耗能产品。时隔一年,国家再次提出要调整进出口关税,遏制高耗能、高排放产品出口,可以预期,力度将持续加大。

具体怎样调整进出口关税,税率是多高,适用的税目怎样,能影响多大的进出口量,相应能耗、排放降低多少,是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我们暂且不论。对于这项政策执行后将产生的影响,我们有以下几种预期:

,进出口关税的调控是有用的,但效果不可能立竿见影。根据一些材料,国内不少高耗能、高排放企业其实对出口退税比较依赖,有媒体曾经分析,一旦13%左右的出口退税被取消,不少企业可能消化不了如此大的利润缺口。至于效果,考虑到一下子全部取消出口退税的可能性不大,加上国内需求旺盛,估计政策产生效应会滞后一段时期。

第二,政策的重复使用,将带动产业水平螺旋式上升。有一种观点认为,政策总是实施、取消、再实施、再取消,似乎是反复无常,效果被抵消。但实际上,每一轮政策的实施,都将我国产业水平提升一块,现在不少产业虽然能耗还高、排放还多,但相比于前些年到处“点火”、“冒烟”,确实好了很多。

第三,要切实遵循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和通行惯例,避免授人以柄。前些年,为控制“两高一资”产品出口,我国曾经限制出口焦炭,结果一些国家提出异议,闹上WTO,不可开交。这件事情的确令人气愤,难道中国人就应该忍受污浊空气,给发达国家提供焦炭吗?一些国家天天要求中国承担减排温室气体的责任,而等中国真减少高耗能、高污染产品生产,为防止全球气候变暖做贡献时,他们又“变卦了”,这实在是“双重标准”。但另一方面,也提示我们,要加大对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研究,既要控制出口,还要让他们无话可说,此谓“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

第四,如果条件具备,可结合能耗水平,实行更具差别化的进出口税收政策。简单说,就是即使同属一种高耗能、高排放产品,如果一个企业生产能效高、排放低,则可使用较优惠的进出口关税。目的就是要引导企业自主提高生产水平,也避免对整个行业的“一刀切”,效果可能更好。当然,这对建立健全企业节能、排放的监测检测系统,提高海关工作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工作量可不小。

贺州治疗阳痿费用
青岛治疗盆腔炎方法
玉溪整形美容手术
贺州治疗阳痿医院
青岛治疗盆腔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