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风华召唤

2019-06-25 06:40:31 来源: 乌海信息港

为方便您的下次阅读,请记住或收藏本站网址:http://www.15cy.com在遣散了周围观战的人群与各势力的参战强者之后,各大势力的首脑人物再度齐聚起来;毕竟今日他们所见所闻,有许多事情实在是疑虑重重。在座的都是圣级高阶的大陆强者,迟早都会接触到那一层面的事情,因而容华三人也没有隐瞒,向众位强者详细地解释了他们与祝斐之间的恩怨,只是对于五瑶石的力量并未过多言语;不过,众人又没有眼盲耳聋,清舞引动五瑶石之力的时候,那种力量令他们至今都心有余悸。“我还是不敢相信,我们竟然生活在一个巨大的禁制之内!”孤鹰瞪着眼睛蹙眉说道。“我也无法相信,但是又不得不信,毕竟今日所见,无法用其他的理由来解释。”卢奇目光灼灼地望着容华与清舞,对着他们微微一笑。尽管这样一个事实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太过难以接受,但仔细想来却也有迹可循。这里在座的有不少都是继承前辈衣钵而获得了如今的修为,他们也曾对于那些前辈为何会参悟出如此厉害的秘法而倍感讶异,如今想来,原来他们已经达到了一个他们闻所未闻的崭新境界,而那些前人之所以会毫无缘由地消失在这片大陆,并不是如传闻那般归隐山野,而是前往了另一个属于更强者的世界。他们也曾以为,圣级九阶便是修炼的顶点,但是如今这样一个事实就如同醍醐灌顶,令他们茅塞顿开;从今以后,他们将会为了攀登全新的起点,而持续地修炼下去。“南宫姑娘,我想,我们一定会在另一片大陆重逢!”临走之前,卢奇深深地注视着清舞,双目之中迸射出前所未有的坚毅光芒。“哈哈,这也是我要说的!”孤鹰爽朗地大笑一声,对着清舞眨了眨眼。他们知道,清舞恐怕在这不久之后就会前往禁制之外的那片大陆,但是他们同样心怀信念,用不了多久,大家必定能够重逢!除了清舞的朋友们还有与她关系密切的南宫齐、华希等人,众强者纷纷离去;然而临行之际,清舞却突兀地感受到了人群之中一抹异常古怪的注视,她略略瞥了过去,正迎上了一位老者复杂莫名的神色。四目相对,老者忽地身躯一震,慌忙别过脸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这是怎么回事?那位老者好像有话要对她说似的?清舞正纳闷之时,耳边再度响起了容华有些深沉的语声。“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容华与他的两位好友对视一眼,复又回过头来,微微蹙起了眉:“前往禁制之外的通道近几十年似乎渐渐地有些不稳定,我们想应该是禁制需要加固的预警。我们这就先行一步去通道出口的附近查探一番,等你准备好出发的时候,就去那里找我们就好,到时我们再一同商讨加固禁制之事。”听到这不算太好的消息,清舞不由得心中一惊:这可是大事一桩,这个禁制一旦出现问题,影响到的,将会是整个绮罗大陆的生死存亡;看样子,她在临行之前还有一件大事要做。“是了,禁制的通道出口在什么地方?”清舞这才想起来,她还不知道那通向另一世界的神秘所在究竟在哪里呢。“在迷渊森林的深处。”“什么?!”容华话音刚落,箫洛便不由自主地惊呼出声;眸光一动,他忽然想起了植族正在遭遇的存续之危,如此看来,他也许找到了其根源所在。箫洛突如其来的惊呼引发了容华的注意,他定睛一看,眼中不由得浮现出一抹讶异:看他的气息,应该是植族之中至高血统的一脉,可是好像又有些不对劲,就像是尚未觉醒又或是血统不纯似的;看他的反应,莫非是知道些什么?箫洛也发觉了自己的失态,瞳眸一闪,不动声色地道:“在下是否可以与三位前辈同往迷渊深处一探?”不料,他的话音刚落,一直未曾言语的清溪也跟着开口:“晚辈也想一同前去。”看到清溪眼中的郑重之色,清舞募地想起了他曾经向自己讲述过的迷渊森林出现危机一事,如此想来,十有**是与禁制的通道出口有关了。记得那时花皇花景曾说,要清溪与花翎的实力双双达到圣级六阶以上,方有希望解决植族之危,也许,他已经找到了可行的办法?不论如何,这事情都要他们亲自查探过后才能得出结论了;只是清舞之后就要前往另一片大陆,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一番,看来是无法亲自去调查其中的来龙去脉了。容华三人自然希望能有帮手一同帮助他们调查此事,因而在众人商讨过后,决定由夜月佣兵团的众人再加上百里澈、落临天、箫洛跟随容华三人一同前去通道出口附近进行调查,而南宫齐、华希与飞尘则与清舞一路,准备回一趟南宫家,安排临行之前的事宜。暂时告别了容华等人还有自己的朋友们,清舞不由得为即将到来的分别而感到丝丝落寞;不久过后,她就将离开这片熟悉的大陆,去新的世界,经历新的精彩。尽管心中会有不舍,尽管那里也许会面临着危机与挑战,但是她也知道,她始终需要去到一个更加广阔的天空。“乖徒儿,想什么呢!那帮小家伙们就交给老头子我好了,等你再见到他们的时候,保准让你大吃一惊!”华希忽地哈哈一笑,重重地拍了拍清舞的肩膀,向她投去一个安心的眼神。看到自家老师露出少有的郑重之色,清舞不禁心中微动,为他的爱护与无私感动不已;以华希的实力,若是加倍修炼的话,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足以前往另一片大陆,可若是将大部分精力用于指导她的朋友们,那么势必会大大减少自己的修炼时间。如此之大的牺牲从他的口中说出却只是轻描淡写一般,这份关怀,她无以为报,只有永远地感念在心。“清舞,我……要先走一步了。”就在这时,飞尘那带了些微歉意的语声低低传来。清舞早就猜到祝斐之事一旦解决,飞尘恐怕便会向她告别,可是这个时刻到来之际,心中还是免不得有些不是滋味。“飞尘,你……”她想问问他的来历是否如她猜想的那般,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对于这个干净而纯粹的少年,她始终有种莫名的放不下的感觉。飞尘那清澈如泉的眸子眨了眨,似乎明白了清舞想要说些什么;他微微垂眸,几不可查地点了点头:“我来自苍渺大陆,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禁制之外的那个世界。”原来那里,是叫苍渺大陆么……“碍于族规,我不能向你详细解释那里的情况,不过……”他这样说着,忽然手心一晃,将一块精致华美的圆润玉石递给了她:“你拿着这个,就可以随时与我通话。”“这个是?”清舞下意识地接过了那枚精巧的玉石,在握住那枚玉石的同时,莫名地产生了一种亲切之感,好像这玉石之中,带着飞尘的气息似的。“这样东西名为魂石,里面刻有我的灵魂印记,当你握着它的时候,就可 ...以与我传音交谈,并且感知到我的位置,即便是你仍在绮罗而我在苍渺,也是可以使用的。只是由于你现在未入神级,无法刻下你的灵魂印记,所以我无法主动与你取得联系;待你晋入神级后,在魂石中刻下灵魂印记,我就可以感应到你的情况了。”好奇地看着手上这一枚玲珑剔透的玉石,清舞只觉惊叹不已:这不就是这个世界的手机嘛!随时通话外加gps定位,真是牛叉闪闪啊!小心翼翼地将魂石收好,清舞对着他浅浅一笑,微微点头:“我知道了;飞尘,我们苍渺再见吧。”她知道有些事情他现在无法告知于她,关于他的身份,还有他究竟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到绮罗大陆的;不过她信任他,相信他总会将这一切都告诉自己。飞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轻轻点头:“嗯,我期待着我们再见的那一天。”话音落下,他毅然决然地转过身去,足下轻点,纵身跃上天空;白色的身影越来越高,渐渐地,消失在了云端之中。清舞怔怔地看着飞尘消失的方向,有些出神;良久,才复又回过头来,对着华希微一点头:“老师,我们也走吧。”南宫齐早在方才与容华等人分别之后,便迫不及待地进入了碧玉天心镯之中;祝斐一死,损害着卓心灵身体的黑暗雾气也就没了源头,自然也已经尽数消散,现在,就等着她沉眠的意识逐渐苏醒,重新恢复神智了。不过,娘亲沉眠了那么久,即便是身上的毒素都驱除干净了,只怕是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而且在千年玄冰床上面躺了那么久,大概乍一醒来会有很多不适应吧;清舞这样想着,正欲与华希跃身而起,脑海中却突兀地响起了卓希焦急万分的呼喊:“小夜,你快点进来!灵姨她……”听到卓希如此慌张的叫喊,清舞的脑中顿时一片空白:怎么回事?娘亲发生什么事了?顾不得跟华希多说半句,清舞直接拉着他消失在了原地;两人刚一进入碧玉天心镯,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了。他们首先感受到的,是渗入骨髓般的冰寒之气,紧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扑面而来的茫茫白雾,而在那扑朔迷离的迷雾之中,有一抹淡淡的身影,正平躺在半空,看起来颇为诡异。“娘亲!”清舞大惊失色,赶忙一个闪身来到了平躺在半空之中的卓心灵身旁,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想要将她托下来却又担心适得其反,简直不知如何是好。清舞正心急如焚之际,忽觉一双微凉的大掌紧握上自己的小手,下意识地回身一望,正迎上了南宫齐安慰的目光:“别担心,灵儿应该是在突破中。”什么?突破?经他这么一提醒,清舞这才发觉,娘亲的气息真的处在不断地攀升之中,而紧接着,她便意识到了一个愈发惊悚的事实:那就是娘亲的实力,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达到了人级九阶之境,而现在,她显然是在冲击圣级壁障!天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之前爹爹告诉过她,自从娘亲陷入沉眠,实力便一直维持在沉眠之前的六阶之境,可这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不见,娘亲就要突破圣级了?就在此时,空气之中萦绕着的白色雾气募地波动起来,紧接着,竟然源源不断地朝着卓心灵的体内汇聚而去;而伴随着白色雾气的涌动,卓心灵身上的气势也不断地升腾而起,终于,在清舞与南宫齐震惊不已的目光注视下,象征着圣级一阶低品的晋阶法阵,冉冉升起!“真的晋升了啊……”华希瞪着眼睛喃喃低语着,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睡着睡着就晋入圣级了,这大概是后无来者的晋升方法吧!强悍的气势渐渐地归于平静,与此同时,卓心灵的身体也缓缓地落回了床上;自从她的身体不再受到黑暗雾气的侵蚀,南宫齐便将她转移到了普通的床榻之上,却是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赶忙凑到了卓心灵的身旁,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她;在他们紧张万分的注视之下,卓心灵那精致的睫毛微微一颤,紧接着,一双充满了迷茫的美丽眸子便缓缓地睁了开来。突然来临的光明令她有些不适,柳眉微微蹙起,眯着眼睛适应了片刻,这才再度睁开眼眸,有些困惑地望向了周遭的一切。“娘亲!”“灵儿!”清舞忽然觉得鼻尖一酸,此时此刻,所有那些属于原本南宫清舞的儿时记忆纷涌而来,娘亲的一颦一笑都是如此清晰,胸口之中传来阵阵狂热之感,她的娘亲啊,终于睁开了眼睛!南宫齐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狂喜,上前一步便紧紧地将卓心灵拥入了怀里:“灵儿,你终于醒来了。”“齐哥……”一声久违的呼唤脱口而出,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那般漫长,可在相见的这一刻,似乎尽数化为了白驹过隙的一瞬。南宫齐紧搂着怀中的人儿,却又小心翼翼地不敢用力;她是他这毕生的珍宝,好不容易,才终于能够重新将她拥在怀里。十二年的风雨沧桑,他日日夜夜都在担心,会不会这一辈子,都再也无法像这样拥她入怀;而现在,所有的忧虑已全部烟消云散,留下的,唯有历经风雨而愈发沉淀的感情。良久,夫妻两人轻轻地分了开来,彼此深深地凝视;卓心灵这才发觉,南宫齐的外表上虽然并没有多大变化,可是眉宇之间,却隐隐流露出一抹岁月的沧桑。“齐哥,我睡了多久?”卓心灵不由自主地微微抬手,轻抚上他那出现了些微皱纹的眼角,目光之中,满是心疼与爱意。南宫齐眸光一柔,轻轻地握住了她的小手,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清舞:“你看看我们的女儿就知道了。”卓心灵循着南宫齐的目光望去,正望见了清舞晶莹的目光;那双乌黑莹亮的美眸之中,流露出无尽的依恋与欣喜。“小舞儿?!”尽管难以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已有十**岁的绝美女子竟会是自己的女儿,可是清舞那与自己颇有几分相似的容貌,还依稀能够见到几分孩童时的样子;眼前这个热泪盈眶的绝美女孩,真的是她宝贝的女儿!“娘亲!”清舞就像乳燕还巢的鸟儿,欣喜若狂地投入了娘亲的怀抱;十二年了,她终于真真正正地与父母团聚在了一起!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贺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青岛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儿童癫痫病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