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逆袭记125调侃还可以好上加好

2020-01-29 16:40:41 来源: 乌海信息港

重生六零逆袭记 125.调侃:还可以好上加好

等喂饱造反的小连恩,又整整洗了三盆黑水才觉得自己算是彻底洗透溜了之后,就已经是日上三竿时候。

介于现在什么都讲究个革*命化,全国上下提倡勤俭节约。连山就是想给自家儿子个敞亮点儿的满月酒,让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虽然这不是他亲儿子,但他有颗亲爹的心都没机会。

无他,怕被说奢靡浪费,有资*产阶级的享乐主义倾向。

八辈子贫农闹个根正苗红不容易,他就是再不管不顾也不敢轻易拿成分*开玩笑。不然真的被拉出去批一批、斗一斗啥的,他这安定幸福小日子可就没影儿了。

不过有时候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就比如说小连恩满月吧,就有不少之前借了他们两口子宣布收购站收购草药种类和品相的光儿挣了点小钱的;瞅着他们家养蚯蚓、养鸡、养木耳眼蓝,想要拉近点儿关系好在后头跟风的;还有纯是乡里乡亲过来贺个喜,随个人情分子的等等原因的人过来凑热闹。

礼不大,情不浅的,你还不好拒绝。

无奈之下,连山只好让淑珍每家每户的都仔仔细细地记了账,想着等将来对方家里有事儿了好送上相应的回礼。

又准备了数百个鸡蛋,搁大锅煮了用红纸染上色。每个过来送礼的一人两个,也算是他们夫妻俩给的回礼。

不过这满月酒不能办,但孩子满月这么大的事儿,当舅舅和叔叔、姑姑们的直近亲属却没有不过来给贺个喜儿的道理。

作为亲娘舅们,刘守仁和刘守义一家子自然是带着各自的礼物早早地到了。

知道小妹家里粮食多着,布料也不缺,鸡蛋啥的更是吃不了的吃。刘守仁哥俩也就没搞那些个花头,直接一家二十块钱塞过去,让淑珍得意啥买点儿啥就是。

当然作为心灵手巧的二嫂子,苏红英还额外给小家伙做了身儿小衣服。

红白格子的小夹袄,针脚细密、样子精巧。刚一拿出来时就被刚刚到的连月和邱芳一顿好夸,把素来大方的苏红英都给夸得脸色有些发红。

“哎哟哟,早听说我大侄子壮实又活泼的,招人稀罕的不得了。可惜啊,姑姑我竟然今儿才头一天儿见着。喏,姑姑给钱改明儿大侄子拿着买糖去啊!”连月笑眯眯地看了看襁褓里的小家伙,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来塞进小家伙的襁褓底下。

有大姑姐牵头,邱芳自然也是笑眯眯地奉上了二十块钱。

淑珍推拒的话刚一开了个头儿,连月和邱芳就齐齐佯怒:“都是一样的兄弟姐妹,嫂子可不行这么厚此薄彼的!既然把刘家哥哥们的心意收下了,就没有把我们拒之门外的道理。”

“得,这俩不知道好人心的!我这不是为你们着想么?”淑珍轻笑着,用手指遥点了小姑子和妯娌的脑门儿:“左右现在号召勤俭节约呢,咱正好从礼份子开始得了。不然这一个二十,要是来他个五六个你们这礼钱不就得一家一百多?”

“我乐意!但凡我们连家能认定兴旺些,甭说一百多了,就是一千一万多我心甘情愿。嫂子你尽可以再接再厉,千万甭给我省着!”连月吐了吐舌头,单手握拳给了淑珍个加油的手势。

“对,咱家小月这话说得对。钱是人挣的,有人就有钱。到啥时候,这人丁兴旺才是根本呢!”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宁建设听了这话连连点头,高度认同了自家媳妇的观点。

吔?

这是,被人家两口子组团给打击了?

不管小姑子女婿这是有心还是无意,就冲着小姑子这满满的揶揄,淑珍都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找回这个场子。

当下满满认同地点头:“建设这话说得在理,以后,小姑子可要多多努力了!毕竟宁家就剩下建设一个,开枝散叶,自然多多益善的。还有小芳也是,虽然你跟海子已经有了个好字儿了,但是咱们还能精益求精、好上加好对不对?”

小样儿的,抿着嘴儿姐就不知道你在偷乐啦?

不拽着你下水,你都不知道这世道不是谁的热闹都可以随便看的!

噗……

有些憋不住的苏红英赶紧捂嘴,倒不是怕乐出来了之后叫连月、邱芳两个下不来台。

只唯恐小姑子转移了注意力,将炮架子对准了她一顿猛轰啊!

毕竟论起口才和下限,她可是拍马也赶不上自家小姑子的。

到底还是连海瞅不下去自家媳妇被逗弄得脸红如滴血的窘迫模样,急急开口转了话题。

结果他这话音儿一落,窘迫啥的倒是没有了,只满屋子的火药味儿十足。

他那个向来跟好脾气不咋沾边儿的姐姐猛地拍了一把炕沿:“这事儿是真的?我擦的,林远志这是自己不要脸,还要发动群众让大家伙跟着不要脸的意思?”

“咳咳!”被自家姐姐这左一个不要脸右一个不要脸的形容弄得一呛。好半晌连海才缓过来这口气儿,满满激动、憧憬地说:“也不是,林大队也说了这事儿要是能成的话,就给嫂子申请三八红旗手、全省劳模啥的。而且这事儿要是成了的话,也是为咱们全村、全镇乃至全省、全国的养殖做出了巨大贡献。

让家家户户都能有点活动钱儿,让全国各地都能可劲儿吃鸡蛋、鸭蛋、鹅蛋的。

这多好的事儿,多光荣的事儿啊!说不定,嫂子还能之为突出贡献被选上当全国劳模,进京城跟伟大合影呢!”

“呸!我看你啊,就是被姓林的那个画的大饼给迷糊住了!”想学技术还不肯放下架子来虚心请教,只一门心思地给人画大饼。

等接下来呢?

是不是就得嫂子哭着喊着的求着往出教这养蚯蚓的法子,然后成了是他林远志这个大队长的英明领导、全体社员的积极努力。

要是不成或者被举报、批评了啥的,也是嫂子年轻气盛好高骛远。

他特么这就是瞎子算卦两头堵,打响了稳赚不输的算盘啊!

臭不要脸的,简直把她孕吐都给恶心出来了。等喂饱造反的小连恩,又整整洗了三盆黑水才觉得自己算是彻底洗透溜了之后,就已经是日上三竿时候。

介于现在什么都讲究个革*命化,全国上下提倡勤俭节约。连山就是想给自家儿子个敞亮点儿的满月酒,让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虽然这不是他亲儿子,但他有颗亲爹的心都没机会。

无他,怕被说奢靡浪费,有资*产阶级的享乐主义倾向。

八辈子贫农闹个根正苗红不容易,他就是再不管不顾也不敢轻易拿成分*开玩笑。不然真的被拉出去批一批、斗一斗啥的,他这安定幸福小日子可就没影儿了。

不过有时候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就比如说小连恩满月吧,就有不少之前借了他们两口子宣布收购站收购草药种类和品相的光儿挣了点小钱的;瞅着他们家养蚯蚓、养鸡、养木耳眼蓝,想要拉近点儿关系好在后头跟风的;还有纯是乡里乡亲过来贺个喜,随个人情分子的等等原因的人过来凑热闹。

礼不大,情不浅的,你还不好拒绝。

无奈之下,连山只好让淑珍每家每户的都仔仔细细地记了账,想着等将来对方家里有事儿了好送上相应的回礼。

又准备了数百个鸡蛋,搁大锅煮了用红纸染上色。每个过来送礼的一人两个,也算是他们夫妻俩给的回礼。

不过这满月酒不能办,但孩子满月这么大的事儿,当舅舅和叔叔、姑姑们的直近亲属却没有不过来给贺个喜儿的道理。

作为亲娘舅们,刘守仁和刘守义一家子自然是带着各自的礼物早早地到了。

知道小妹家里粮食多着,布料也不缺,鸡蛋啥的更是吃不了的吃。刘守仁哥俩也就没搞那些个花头,直接一家二十块钱塞过去,让淑珍得意啥买点儿啥就是。

当然作为心灵手巧的二嫂子,苏红英还额外给小家伙做了身儿小衣服。

红白格子的小夹袄,针脚细密、样子精巧。刚一拿出来时就被刚刚到的连月和邱芳一顿好夸,把素来大方的苏红英都给夸得脸色有些发红。

“哎哟哟,早听说我大侄子壮实又活泼的,招人稀罕的不得了。可惜啊,姑姑我竟然今儿才头一天儿见着。喏,姑姑给钱改明儿大侄子拿着买糖去啊!”连月笑眯眯地看了看襁褓里的小家伙,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来塞进小家伙的襁褓底下。

有大姑姐牵头,邱芳自然也是笑眯眯地奉上了二十块钱。

淑珍推拒的话刚一开了个头儿,连月和邱芳就齐齐佯怒:“都是一样的兄弟姐妹,嫂子可不行这么厚此薄彼的!既然把刘家哥哥们的心意收下了,就没有把我们拒之门外的道理。”

“得,这俩不知道好人心的!我这不是为你们着想么?”淑珍轻笑着,用手指遥点了小姑子和妯娌的脑门儿:“左右现在号召勤俭节约呢,咱正好从礼份子开始得了。不然这一个二十,要是来他个五六个你们这礼钱不就得一家一百多?”

“我乐意!但凡我们连家能认定兴旺些,甭说一百多了,就是一千一万多我心甘情愿。嫂子你尽可以再接再厉,千万甭给我省着!”连月吐了吐舌头,单手握拳给了淑珍个加油的手势。

“对,咱家小月这话说得对。钱是人挣的,有人就有钱。到啥时候,这人丁兴旺才是根本呢!”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宁建设听了这话连连点头,高度认同了自家媳妇的观点。

吔?

这是,被人家两口子组团给打击了?

不管小姑子女婿这是有心还是无意,就冲着小姑子这满满的揶揄,淑珍都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找回这个场子。

当下满满认同地点头:“建设这话说得在理,以后,小姑子可要多多努力了!毕竟宁家就剩下建设一个,开枝散叶,自然多多益善的。还有小芳也是,虽然你跟海子已经有了个好字儿了,但是咱们还能精益求精、好上加好对不对?”

小样儿的,抿着嘴儿姐就不知道你在偷乐啦?

不拽着你下水,你都不知道这世道不是谁的热闹都可以随便看的!

噗……

有些憋不住的苏红英赶紧捂嘴,倒不是怕乐出来了之后叫连月、邱芳两个下不来台。

只唯恐小姑子转移了注意力,将炮架子对准了她一顿猛轰啊!

毕竟论起口才和下限,她可是拍马也赶不上自家小姑子的。

到底还是连海瞅不下去自家媳妇被逗弄得脸红如滴血的窘迫模样,急急开口转了话题。

结果他这话音儿一落,窘迫啥的倒是没有了,只满屋子的火药味儿十足。

他那个向来跟好脾气不咋沾边儿的姐姐猛地拍了一把炕沿:“这事儿是真的?我擦的,林远志这是自己不要脸,还要发动群众让大家伙跟着不要脸的意思?”

“咳咳!”被自家姐姐这左一个不要脸右一个不要脸的形容弄得一呛。好半晌连海才缓过来这口气儿,满满激动、憧憬地说:“也不是,林大队也说了这事儿要是能成的话,就给嫂子申请三八红旗手、全省劳模啥的。而且这事儿要是成了的话,也是为咱们全村、全镇乃至全省、全国的养殖做出了巨大贡献。

让家家户户都能有点活动钱儿,让全国各地都能可劲儿吃鸡蛋、鸭蛋、鹅蛋的。

这多好的事儿,多光荣的事儿啊!说不定,嫂子还能之为突出贡献被选上当全国劳模,进京城跟伟大合影呢!”

“呸!我看你啊,就是被姓林的那个画的大饼给迷糊住了!”想学技术还不肯放下架子来虚心请教,只一门心思地给人画大饼。

等接下来呢?

是不是就得嫂子哭着喊着的求着往出教这养蚯蚓的法子,然后成了是他林远志这个大队长的英明领导、全体社员的积极努力。

要是不成或者被举报、批评了啥的,也是嫂子年轻气盛好高骛远。

他特么这就是瞎子算卦两头堵,打响了稳赚不输的算盘啊!

臭不要脸的,简直把她孕吐都给恶心出来了。

辽宁省人民医院
重庆三级医院哪家好
沧州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三亚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南充白癫风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