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广西县委书记发百万春节补贴根据易经掐算数

2019-01-31 03:26:15

广西县委书记发百万春节补贴 根据易经掐算数额

县委书记黄永跃根据《易经》掐算出“补贴“数额

县财政局通过“零余额账户垫款”给第三方账户转款

记录单中显示县财政1月26日共计转款约100万元

“补贴“终由第三方按照26人大名单发放

5月4日,友“广西草民”在国内某知名论坛发帖称,今年春节,广西桂林市永福县县委书记黄永跃拍板决定,给全县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发放了100多万元补贴。该友称,其为永福县一公务员,因对当地顶风发放补贴一事不满,遂在络上将该事公开。

早在2013年7月,中纪委监察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和审计署就联合下发了《违规发放津贴补贴行为处分规定》。

永福县给县副处级以上干部发放百万春节补贴一事,随即成为络热点,并引发了新华等多家媒体关注。永福县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针对这则帖反映的情况接受采访时说,“帖所反映的情况,确实有这么回事,大部分内容和事实相符。”目前,上级纪委部门针对这个事情已经介入调查。“这个事情在操作上是否违规、违纪,以上级纪委调查结果为准。如果调查结果说明存在违规、违纪,我们会根据要求认真加以整改。”

针对“永福百万春节补贴”的来龙去脉,北京青年报进行了全方位调查。

“被发钱”的举报亾

1月27日,农历腊月二十七,桂林市永福县某政府部门的公务员华某(化名),发现自己在工商银行设立的工资账户,一笔41000元的工资收入被打入。他当时有点发蒙:这笔钱是什么钱?除了自己还有谁收到?

这位拿了钱的举报人告诉北青报:“往年春节前,县里公务员一般都会发放一笔‘过节费’。但今年的情况有点特殊。中央四风整顿和八项规定,矛头直指公务员滥发津贴补助;有的地方公款发盒月饼,都被纪委通报批评,谁还敢‘顶风作案’?我专门问了桂林市下属的全州等几个县,没有一个敢违规发放过节费的。所以,一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随后向几位信任的同僚私下打探,得到的回答是,他们的工资账户上,也都同时收到了一笔数量相同的钱。

“我询问的结果是,这笔钱的发放范围是永福县正副县职公务员。说白了,就是县里凡属正处或副处级别的官员,都得到了这笔过节费,而县级以下的科级公务员,则分文未获。”该举报人称。

在随后的“调查”中,他还得知了一个细节,所有正副处级公务员,此次过节费皆一视同仁,一律41000元,唯有县长王芳是32000元,据说是因为她去年四五月份才到永福就任,因不满一年,钱数被打了折扣。

他还听说,原来这笔钱的分配方案,本来不是正副县职“一视同仁”的,而是准备按正处6万、副处3万分发;后来县委黄书记“拍板”定了这个数字。

26位正副县领导分百万津贴

几经周折,北青报拿到了一份此次“被发放”过节费的永福县领导名单;经初步统计,共计26人。他们分别是:

正处级5人:县委书记黄永跃、县长王芳、县人大主任于顺弟、县政协主席刘永祥、桂林市苏桥管委会副主任雷陈。

副处级21人:县委副书记唐标明、县政法委书记毛永安、县纪委书记经翠艳、县委办主任秦际广、县武装部长苏强、县统战部长秦传志。

副县长罗代璋、孙玉杰、赵春华、李庆节、赵家维、廖万刚、童远松(兼公安局长)。

人大副主任卢秀明、周昌盛、朱政光。

县政协副主席袁书剑、曹文缤、覃显江、王承林、黄泽治。

按41000元乘以25人计算,再加上县长王芳的32000元,永福县县委县政府发放的这笔春节补贴,总数逾百万元。

按《易经》推算奖金数额

在调查中,北青报一直为一个问题所困惑,就是这笔过节补贴的数额是怎样计算的?因为它既非整数,又不能按月份整除;而按县长王芳去年春末夏初的就任时间,她所拿的32000元,又和她就任的时长不相吻合。

“数字是我们县委书记按《易经》推算出来的!”一位参与过节费发放“内部会议”的永福县委常委这样透露。

据该县委常委回忆,在该笔费用发放的前3天左右,即1月23日,他接到了县委书记黄永跃的指示,通知他们几个当时“在家”的常委,去他那里开会“碰”一下。

“到了之后,他就告诉我们,准备给大家发放一笔‘过节费’,具体数额是多少多少!当时有人嘀咕说‘这会儿还能发吗?’书记笑了一下,算是回复。”这位县委常委透露说,说是开会研究,其实只是通告一下罢了。因为平时书记惯于“一言堂”,大家已经习惯了。“至于这笔钱是否该发、该发多少,没有人敢当面反对提出质疑!”该县委常委这样表述。

谈到41000元和32000元两组数字的来由,举报人称“是黄书记根据《易经》掐算出来的。”黄书记笃信《易经》周围人全都知晓,他平时办事和出行都要先查阅黄历。“这两个数字是他自己算出来的,没和任何一个县委常委讨论!”

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该举报人当着北青报的面,拨通了曾和黄永跃书记共事多年的一位领导的,对方在中证实,“黄书记确实研究《易经》有很久了!”

北青报随后致电中国《易经》研究会一位专家,询问能否从41000和32000这两组数字,解读出与《易经》文化相联系的元素。该《易经》研究专家称,如果这两个数字确与《易经》有关,它们得出的可能性有两种:一是它们是由当事人,运用15种打卦方式中的一种占卜出来的;另一种可能性,就是与《易经》对数字“九”的解读有关。

在《易经》文化中,有阴阳二极之说;而阳数中的数字就是“九”;而四万一和三万二之间,相差的数字恰好为“九”。

县财政支出“两级跳”

北青报调查得知,在桂林市下辖的几个县区中,永福县虽然未列入贫困县,但经济发展状况平平。那么这么一笔百万巨款,又是源于何处?

知情者告诉北青报,从县财政拨款,到打入个人工资账户,这笔“顶风”发放的违规补贴,经过了如下“两级跳”过程:

步,是由县财政打入几家“单位账户”。据举报人透露,此次发放百万春节补贴,永福县动用的是“国库股”的钱;而据说由于国库股的钱,一般没有人会去查,因此,没有人举报,上面就不会知道。

北青报经向财政部有关专家咨询,得知所谓“国库股”,指的是国库资金。现在财政资金都要通过国库部门拨付,在省级财政,通过国库处;在市级财政,通过国库科;在县级财政,通过国库股。

在内部知情人员给北青报提供的一份转款清单上,见到1月26日,有5笔款项与永福县财政相关。举报人向北青报指示,其中一笔数额为一百多万的转款标注为“财政零余额账户垫款”,即是该笔资金由国库股流向个人账户的步,只不过此时接收的“下家”还不是县委县政府领导个人,而是一个标注为“单位往来、单位3家”的模糊称谓。

北青报调查得知,所谓“零余额账户”是指财政部门为本部门和预算单位,在商业银行开设的账户,用于财政直接支付和财政授权支付及清算。

第二步,再由所谓“单位往来、单位3家”,于次日、即1月27日,逐一分发转到享有一定职务的正副县职本人的工资户上。据悉,此次转款,为工商银行操作。

领导们分头去纪委退钱

在永福县采访,大街小巷弥漫着配合中央整风建设的舆论氛围。永福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四套班子办公大院前,“把维护群众根本利益作为检验干部作风的试金石”的横幅随风飘扬,大院主楼更是悬有“群众路线是我们党的生命线和根本工作路线”的红绸带。而在永福县财政局,“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的标语更是横陈门前。

桂林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杨卫东向证实,桂林市纪委已经介入并着手调查此事。他们当天便派出调查组深入永福,针对帖所反映的情况展开调查。

内部知情人士告诉北青报,就在帖发布的当天下午,永福县委书记黄永跃紧急召开了相关县领导班子“应对”会议,会议做出的统一口径就是:大家分头去纪委退钱。该知情人告诉北青报,县人大主任于顺弟,当时就对书记黄永跃说道:“你看你这个事搞的!当时发钱我们有异议你不听,现在出事了又让大家去退……”

据有关人士向北青报透露,所有牵涉此次“永福百万春节补贴风波”的永福县级官员,都无一例外去纪委退了钱。

2013年8月2日监察部官发布信息,自8月1日起,由监察部、人社部、财政部、审计署共同颁布的《违规发放津贴补贴行为处分规定》(下称《规定》)开始实施。凡是“违规发放津贴补贴情节严重的,将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称,国家从设置公务员制度以来,很早就在强调禁止违规发放津贴补贴,国务院有关部门也有类似规定,但都没有得到很好执行和落实,违规发放津贴补贴行为并未得到较好治理。

文并摄/本报 张倩

作者:张倩

宿迁市防雨篷布批发直销
装饰船价格
眼镜布定制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