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谢泽陈丹青招惹了谁

2019-02-26 19:49:15

谢泽:陈丹青招惹了谁?

现在公众人物很不好当,有一万个人喜欢你,可能就有一万个人骂你、讨厌你。以写作见长的画家陈丹青,作为风头健的公众人物之一也不会例外。我记得曾在某艺术类站看到一个艺术后生骂陈丹青的话: 我就是讨厌他充满欲望的眼神! 这是典型的 解气主义 。还有一种,总是认为公众人物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极端的利己主义在逢场作戏,批评者总是怀着不信任的眼神藐视道: 动机不纯吧? 中国人很奇怪,一指责起别人就往往大玩 动机论 诛心论 。公众人物无论是批判社会,还是说几句心灵鸡汤和正能量的话都不能讨好他们。一句 你以为他是好人吗?他说这个话其实都为了自己捞好处! 就会把任何有价值的意见和批判打到十八层地狱。本来嘛,公众人物 好处 捞得够多,遭人 妒忌 总比遭人 毒手 好。我们得承认,妒忌心人人有,但要看谁收得住。 陈丹青其实算是少年得志,他的成名作不是《西藏组画》,而是他20岁上下画的《泪洒丰收田》,表现的是藏民站在青稞地听着收音机里传来的噩耗,哀吊刚刚去世的毛泽东。之后,陈丹青研究生毕业,在中央美院的内刊《美术研究》上发表了《西藏组画》,并有其文章《我的七张画》和《杂感》两篇,题图配了一张陈丹青在长城前的留影照,眼神忧郁。我承认,那时我才上初中,崇拜得要死。那个时候,他已经成为 60后 和 70后 艺术学子的偶像。当时,我印象深的不是他的画,而是他的文章。文中他提到了意大利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很早就显露出他作为一个画家,关注的不仅仅是绘画本身。陈丹青的文章很早就透出人文关怀和人性的味道,你能想象这在 文革 刚刚结束的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是一件多么前卫的事。这也是他后来以画家身份成为公共知识分子我丝毫不觉奇怪的原因。 1982年陈丹青去了美国,媒体上很长时间没他消息。后来就有传闻 陈丹青自杀了 !画画圈子里的人又都信,因为那个时候总是认为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国 自杀 了再正常不过,谁叫你去美国呢?后来又有传闻 陈丹青没死,但在美国天天哭得一塌糊涂 。总之,大家都认为资本主义的美国不好,欺负了社会主义国家来的陈丹青,要么,就怪陈丹青让我们失望,没有为国争光。 我印象深的是他出国后画的画后来也有杂志刊登,还在画西藏,但画得很没劲,让我失望至极。我和画友们在一起叹气: 这家伙江郎才尽了?难怪天天在美国哭。 有一次,我终于不用通过传闻,而是通过江西的一个 三流杂志 看到了一个陈丹青的访谈,是专访,配上了陈丹青的近照。这篇专访粉碎了以前陈丹青自杀身亡的一切谣言。这本 边缘 的 三流杂志 其实是一份很 先锋 的艺术杂志,由于刚刚创刊,采访不到更牛的人物,恰好陈丹青刚回国,想回到母校中央美院执教 未遂 。此时,陈丹青原来的声名早就被人遗忘,变成普普通通的一介边缘庶民。于是,一个 三流 的边缘杂志和一个 过气 的昔日 偶像 画家惺惺相惜。 专访里配的照片正是陈丹青瞪着 充满欲望的大眼睛 ,文章大致这么描述:陈丹青握紧拳头说 我还是很强的 !意思是你们都不了解真正的我,那些江湖传闻都是扯淡。我总有一天要证明,陈丹青不仅还是过去的那个陈丹青,甚至是一个更厉害的陈丹青。可以说,从这篇专访开始,我预感到一个更牛的陈丹青回来了!他,注定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人。 在1992年的时候,我通过一个画家朋友看到了陈丹青的《纽约琐记》,不是出版物,虽然是打印的,但跟手抄本似的,一沓子白纸装订好,当时的感觉是陈丹青又 出土 了。朋友说是陈丹青送给他的,他说他和陈丹青经常通信,现在是好友了,当时我还不太信。后来,他把陈丹青写给他的信的手稿和写生的素描给我看,我相信了,因为陈丹青的素描速写我一眼就能看出。当时我的这位朋友生活得非常拮据,记得看到这些手迹之后我还跟这位朋友说: 留好了,这些东西以后会很值钱,等值钱的时候就可以卖了。

发热高烧不退怎么看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调理
推荐流感用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