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版权纷争迷雾转授权模式深藏功与名

2019-05-14 19:28:24 来源: 乌海信息港

文/壹观察 宿艺

中国数字音乐市场烽烟再起,对垒的两家是腾讯与易。

先是易称被迫下架了一批歌曲,量级在易云音乐的1%左右,之后曝出易云音乐涉嫌侵权被腾讯起诉,侵权歌曲达200多首,随后出现了业内对版权代理模式的争辩。

关于版权,有一些话想说

2004年至2013十年间,华语乐坛进入死水期,好音乐作品难现,其中重要的原因是互联盗版严重,严重冲击了音乐人的生存。前阿里音乐董事长高晓松甚至吐槽称:自己入行到现在至今还没收到过版税。国际知名唱片公司将中国市场视为音乐黑洞,国际音乐甚至不愿来中国登台演出,这是华语乐坛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拐点来自2015年版权局出台《关于责令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这部史上严版权令成为中国音乐产业从盗版时期到正版时代的分水岭。

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音乐市场在全球排名第19位,到2015年即暴涨63.8%,升至第14位。2016年中国络音乐产业行业范围突破150亿元,相比2006年增加了10倍。2017年3月,PFI再发《报告》,中国音乐市场的全球排名已经升至第12位,数字音乐更是排名全球第9,流媒体音乐排名全球第7。

2016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突破150亿元(数据来源:文化部市场司,易观等)

国际唱片协会认为,反盗版行动的奏效和数字音乐平台之间的竞争,这两个因素是中国音乐产业收益增长迅猛的主要原因。

不过在商业现实眼前,过去两年各大数字音乐平台选择投入力度其实不相同:

百度MP3下载业务一度成为盗版重灾区,随着史上严版权令公布,百度在2015年一口气下架了150万首音乐。随后百度音乐宣布并入太合音乐集团,并相继收购亚神音乐、兵马司唱片,具有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京文唱片等几家唱片公司的版权。

阿里音乐则拥有相信音乐、华研国际、滚石音乐、寰亚唱片、风潮音乐等唱片公司的版权。

从2013年开始,腾讯音乐相继购买了杰威尔、华纳、福茂、YG、索尼等版权,今年又签下了环球音乐的版权,目前其拥有正版歌曲数量1700万首,成为中国的正版数字音乐平台。

易云音乐也陆续购买了日本文娱集团爱贝克思(avex)的音乐版权、《2017快乐男声》、《我想和你唱》第二季、2017年《跨界歌王》、朴树《猎户星座》专辑等版权。但总体上来说,与其他平台的投入上并不是一个数量级,这也是造成易云音乐今天在竞争中处于被动的缘由。

版权垄断

在此轮音乐版权诉讼中,比较诡异的是,版权与垄断的质疑再次有人抛出,但实际上是一个不必再讨论的老话题:

1、这是所有各大主要数字平台共同选择的方式:包括腾讯、阿里、百度和易,在上述内容中已有具体罗列,每个数字音乐平台都有自己的内容。

2、指的是代理,而垄断是指独占。各大平台的共同选择,是有现实原因的:中国音乐长期处于版权不完善环境,同时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和APP运用众多,音乐人不可能像欧美音乐市场那样采取全平台授权方式,也很难有精力和资金去独立维权,直接照搬欧美成熟市场模式只会重蹈过去覆辙。事实上,在正版化之前,国内基本上处于所有平台都能听,但基本是盗版的尴尬状态。

因此在数字音乐正版化过程中,各大平台都青睐购买版权,再通过分销的方式授权给其他平台。此举带动了中国音乐从盗版到正版的涅槃,授权主体也更加有益于维权针对性。同时,音乐人或者唱片公司为了商业利益和传播度考虑,也会要求做分销,不会允许某家数字音乐平台成为独占播放渠道。也就是说,所谓垄断会伤害音乐产业所有人利益,根本经不起斟酌。

现实中也是如此,以此次诉讼双方为例,腾讯音乐文娱团体与易云音乐版权转授权从2015年已经开始,目前规模超500万首,涉及40余个厂牌,包含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在内。除此之外,腾讯还与太合音乐团体、唱吧、映客、快手以及Apple Music、Spotify、KKBOX等十余家平台达成音乐版权转授权合作。

甚至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在接受《音乐财经》采访中也认为:双方(腾讯与易)部分内容未能达成合作的缘由不是价格,他认为腾讯是一个很好的商业公司,我们也有几年的合作了,他们从来没有开过让人一看就觉得毫无诚意的价格。这一点我相信腾讯还是有这样的品质,至少腾讯现在还没有公开表示不愿意给易云音乐授权。

3、音乐人恨的是盗版。无论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平台方通过盗版赚取利益的遮羞布。经过十年死水期,中国能坚守初心做音乐的人已经无多。

在一次综艺节目上,主持人问起综艺绝缘体的朴树为何会上节目,朴树回答我这阵子真的挺需要钱,观众一时泪奔。

深知音乐人不容易的高晓松,在成为阿里音乐董事长之后,决定将阿里音乐平台上数百万版权不清晰的歌曲全部下架,并表示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愿践行少年时投身行业的理想,不忘初心。

直到现在,中国现在很多音乐人也无法靠音乐生活,就连薛之谦也曾吐槽现在段子成了我收入的一个来源了,我可以接点广告,这样我就可以有多点钱,腾出多一点时间做音乐了。

因此,当腾讯音乐起诉易云音乐,诉讼内容包括侵犯吴亦凡付费数字专辑《6》、侵权包括苏打绿、谢娜、尚雯婕等歌手版权内容之时,虽然易云音乐也在通过各种方式试图改变不利局面,但被起诉就意味着潜在侵权,易云音乐需要自查版权风险,作为音乐平台要首先尽量保护音乐人的权益。

4、用户重视的核心是内容。用户选择音乐平台,首先看重就是曲库,第二就是产品播放体验。这就要求各家数字音乐平台必须重视版权投入,同时做好产品体验和差异化,打造音乐人、平台与用户间的良好生态。

《壹视察》认为,正是基于各大数字音乐平台在正版化的努力,中国用户音乐免费理念正在不断在扭转,用户付费意识与付费习惯正在养成,这也跟中国重视知识创新和内容创业趋势是一致的。

所谓让尽可能多的平台播放音乐内容,既不符合中国互联过去成功建立的市场经济优胜劣汰机制,也更不可能保障音乐人的创作权益。

内容版权高低和平台选择,是由内容生产方决定的,不能被前期策略失误的平台方拿来做当下的版权挡箭牌和遮羞布。

宫颈炎白带带血怎么办
白带多粘稠怎么办
盆腔炎小腹痛的危害
本文标签: